字体
关灯
上一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祂要向我们宣告自己的归来,是希望我们将这个讯息传播出去,什么目的?何种动机?给我们魔戒又是做什么用的?

    格里菲斯一瞬间闪过排山倒海般的念头,就好像祥和的草原上突然出现了一支大军,没有征兆,没有补给,就这么凭空出现,来的毫无道理。

    艾露莎突然站起身,按住不知所措的格里菲斯的后颈带着他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仲裁人早已单膝跪倒,西迪厄斯和罗兰紧随其后,就连公爵小姐和恋人小姐也无比恭顺。

    没有人胆敢说话,他们的耳边都徘徊着呓语,逐渐清晰:

    “恐惧带来欲念,

    “欲念索取力量,

    “力量突破桎梏,

    “我们——

    “终将自由。”

    层层叠叠的回响碾压过来,几乎要令人心智崩溃。

    不知好歹的伯鲁纳夫惊恐的抬起头,竟敢在这个时候抬头仰望这位存在,想要看看深邃的黑袍下究竟藏着怎样的影子。就在这一瞬间,他扑通一声跌倒在地,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,眼眶喷出脓血,青铜般的雄壮身躯像被刀劈剑砍一样绽裂开道道惨烈的血口,肉芽像蠕虫一样向外涌出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阿斯兰忒惊叫一声,连忙扑到兽人的前面。

    她先是下意识的想要救助,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立刻匍匐在地,用膜拜神灵的虔诚哀求道:“伟大的神明,求您,求您宽恕这个愚蠢的兽人,他的不敬来自于无知,我愿意献出一切来换取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这恐怖又疯狂的变异把魔术师小姐也吓得跌倒在地。格里菲斯想去帮助他们,但是被艾露莎紧紧按住后颈。

    “不可直视神,”仲裁人回头看了兽人一眼,继而恭敬的说道,“隐者大人,鲁莽的勇士已经受到了惩罚,请宽恕他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我的朋友们,不要拒绝恐惧,拥抱力量,唯有如此,我们才能自由,”黑袍下的隐者语气平和,毫不在意,就像一位谦谦君子,“根据惯例,我提出一个悬赏。各位请坐,伯鲁纳夫,我的朋友,你也坐。”

    伯鲁纳夫身上惊悚的变异和溃烂眨眼间停止了,肉芽消失不见,伤口也在愈合。巨魔小姐汗流浃背的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回到座位上,屏息静气的聆听着。此时此刻,他们都意识到眼前的这位需要用“祂”和“陛下”来敬称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神之手的非凡特性,”隐者说道,“无论是谁,只要能够摧毁一个神之手,我便实现他的一个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?”西迪厄斯低声询问,格里菲斯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惧意,“请问尊贵的陛下,有几位神之手?”

    隐者说道:“已经降临和即将降临的是虚境的生命织缕、梦境之主和轮回终末的神之手,掌握着死亡、梦境和魔法的力量,一旦出现,世人就会知晓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位,来自于七神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除了奈拉之外,还有三位神之手,其中之一还是正神的代行者。格里菲斯顿时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伟大的陛下,”罗兰谦恭的询问,“您的意志便是我的行动。只是,这些神之手若是躲藏起来,逃到世界的边缘,我们该怎么找出他们呢?我们有多少时间来消灭他们?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这个问题,他们会为了天选者之祭的奇迹现身并争夺,”隐者答道,“另外,

    “你的时日无多,罗兰,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勇者。

    “他们很快会来找你的。

    “你,无处可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以,格里菲斯和艾露莎每个月都瞒着我见面!

    嘉拉迪雅百无聊赖又焦急的在自己的房间里转着圈。一想到刚才的场面,她就心跳加速,心痛的仿佛整个人都要裂

    -->>(第2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存书签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