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下一页
“谢谢,爸妈他们回来没有?”

    唐若雪声音一贯的冷淡:“回不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快把东西拿给你妈吧,我有事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叶飞没有再说话,把东西拿到母亲出租屋,随后打了一声招呼离开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叶飞刚刚钻入副驾驶座,唐若雪就一脚踩下油门离开。

    叶飞身子止不住一晃,左手不小心碰了唐若雪大腿。

    光滑、细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个信息浮现叶飞脑海。

    状态:煞气入t,霉运缠身,祸及亲朋,死亡威胁……病因:境外旅游所获佛牌被人下降了……修复或毁灭?

    叶飞很想说修复,只是还没转动念头,唐若雪眼神已经冷冽。

    叶飞赶忙挪开吃豆腐的手。

    他想要帮唐若雪化解煞气,但修复需要肢t接触,而唐若雪是绝不会让他碰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善意提醒:“若雪,你印堂发暗,气势薄弱,有血光之灾,要找个大师化解一下……”唐若雪冷笑一声:“j天不见,长能耐了啊,学会给人看相了。”

    叶飞尴尬开口:“不是,你真的有煞气缠身,是你旅游时被人下降了……”“你身上是不是有佛牌?”

    他一口气说出唐若雪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闭嘴!你才煞气缠身,你才血光之灾呢。”

    唐若雪羞怒不已:“我身t好着呢,你再咒我就给我滚下去。”

    叶飞无奈开口:“我真没有咒你……”“不是你就给我闭嘴。”

    唐若雪眼神凌厉:“什么都不懂就胡咧咧,你一个只会煮饭的,还知道给人看相术了?”

    叶飞识趣闭嘴。

    看到叶飞没有出声,唐若雪更加生气,叶飞不仅无能,还懦弱,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只是,她心里闪过一抹疑h,叶飞怎么知道自己有佛牌?

    要知道,她带在心口啊,难道是这混蛋t窥,然后用来忽悠自己?

    一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&

    nbsp;唐若雪作出一个判断,随后俏脸更加失望。

    叶飞不仅无能,还是一个se狼。

    “叶飞,这个月,等我事情忙完,我要跟你离婚。”

    唐若雪眼神前所未有坚定:“不管你反不反对,我都要跟你离婚。”

    一年前,唐家倒霉连连,唐若雪也身染重病,出于冲喜需要招叶飞入赘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唐家厄运散去,唐如雪身t也好了,唐家就寻思着丢弃叶飞这块狗p膏y。

    唐家上下全都看叶飞不顺眼。

    唐若雪对叶飞也从怜悯变成嫌弃,她在这个男人身上看不到一点价值。

    听到离婚,叶飞依然没有出声,只是目光变得黯然。

    自己还真是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为什么爸妈姐夫他们都对你失望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你没钱,也不是因为你上门,而是因为你太懦弱太废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年来,你除了g点家务,就没g过一件正事,你真是太窝囊太无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希望和你这样的男人共度一生,哪怕你只是唐家用来冲喜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离婚时,我会再给你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你就不用担心,你妈没有医y费。”

    唐若雪声音不带感情:“好聚好散吧,别让我彻底看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好聚好散?

    叶飞眼里掠过一抹痛楚。

    他依稀想起那个大雪h昏,那个扎着辫子一身红衣的小nv孩,那个用一袋叉烧包救了自己的小nv孩。

    虽然一晃过去十八年,可叶飞依然记得那个n

    -->>(第2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存书签 目录 下一页